来自 678彩票网官网 2019-01-10 09:08 的文章

旁边坐着的就是袁纵公司的高层

干毛巾给他擦了一遍。
   夏耀感觉袁纵衣服也是湿的,忍不住问:“你这身上怎么也湿了?”
   “你刚才进来的忒急,蹭了我一身的水。”袁纵说。
   夏耀扼住袁纵晃动的手臂,问:“知道刚才闹事的人都是哪来的么?”
   “哪来的?”
   “黑豹特卫的!”夏耀又是一乐,“你说他们是不是破罐子破摔了?”
   袁纵却没有这么乐观,不仅如此,心情还笼罩上一层雾霾。
   夏耀兴冲冲地说:“闹吧,接着闹吧,再这么闹下去他们就彻底玩完了。”
   刚说完,外面突然有车灯一亲,袁纵一把圈住了赤身裸体的夏耀。
   夏耀忍不住骂:“哪个孙子朝咱们打灯啊?”
   袁纵脸阴沉沉的,给夏耀擦头发的动作突然粗鲁起来。
   夏耀脑袋差点儿让袁纵薅下来,忍不住嚷嚷道:“小点儿劲成不成啊?要不然你把毛巾给我,我自个儿擦!”
   袁纵一把把毛巾扔到夏耀脸上。
   “你就招人吧你!”
   夏耀恼火,“我怎么招人了?”
   袁纵不说话,直接坐到驾驶位将车启动。
   夏耀不依不饶地追问。
   “袁纵你丫把话说明白点儿,我到底怎么招人了?我招谁了我?”
   “你丫不会还以为豹子是我铁粉,为了哄偶像高兴,才在我管辖范围内犯事的吧?”
   “他又不是傻子!”
   “他们黑豹特卫以前就总挑事儿,因为有人兜着就没捅出来,现在兜不住了,才会频频出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袁纵,我在跟你说话!”
   “哼哼……这是你严重不自信的表现。”
   “呃……”
   汽车突然轧上一个水坑,夏耀差点儿从车座上颠下去。
   袁纵从后视镜里扫到夏耀因重心不稳匍匐向前的模样,特别想在他那撅起的屁股上甩两巴掌。
 
   157真土豪。 vip (3707字)
 
   回到家,看到门是锁着的,夏耀条件反射地紧张起来。
   “袁茹还没回来啊?”
   袁纵说:“我给她报了一个进修班,全封闭管理的,没有特殊原因不许离校。”
   “你还真打算把她送出国啊?”夏耀意外。
   “出不出国另说,先得让她学点儿东西,不然满脑子都是男人的那个玩意儿。”说着还捏了夏耀的雀雀一下,“就跟你一样。”
   夏耀解释的将袁纵的手打掉,呲牙瞪眼,“谁跟她一样啊?”
   “不说了,我去做饭了。”
   “我跟你一起去。”
   路上还吵吵给不停的两个人,回到家又好得跟什么似的。现在夏耀也能帮着忙活一点儿了,有时候洗洗菜,有时候拍拍黄瓜,今天还做起汤来了。
   “尝尝咸淡。”夏耀舀了一勺递到袁纵嘴边。
   袁纵边吹边问:“你自个怎么不尝?”
   问完吸溜一口,眼神挺意外,“调得不错么,味道正合适。”
   夏耀嘿嘿一乐,“我就想听你夸夸我。”
   做好之后,袁纵将饭菜端上桌,夏耀先去喂鸟。
   一走到阳台,两只小黑鸟就在笼子里嘣哒起来。
   “想我没有?”
   “想我没有?”
   “……”
   一声一声比嗓门一样的重复问,夏耀先把自己配置的鸟粮放到鸟笼子里,然后一左一右地认真应和。
   “想你了。”
   “也想你了。”
   吃过饭,洗完澡,又到了夏骚包的闹妖时间。
   袁纵憋了一泡尿起码打算清空,夏耀偏不让,猴一样地蹿到袁纵身上。两条腿使劲夹着他的腰身,臀部蹭着他的小腹,一个劲地跟那“挤尿”。
   袁纵只能挂着这么大个碍事的家伙去解决。
   夏耀听着身下的水声,恶趣味地调戏袁纵的嘴唇和耳朵,每调戏一下,水流就会变小或者戛然而止。于是迷上了这种断断续续的节奏感,就像音乐台上的指挥家,亲一下啃一下吸一下,然后听着下面偶尔湍急偶尔舒缓,欣赏完毕后在袁纵耳旁吃吃地笑。
   “啥时候让我干你一次?”
   又到了袁纵展现其语文功力的时候。
   “我为什么要让你干?”
   夏耀急了,“刚开始做的那几次咱不是说好了么?你先试着来,然后换我试着来,找到一个最适合咱俩的方式。”
   “你不用试了。”袁纵相当霸道的口吻,“现在已经是最佳方式。”
   夏耀不依,玩了命地在袁纵身上挥拳蹬踹。
   “得得得……”袁纵使劲稳住夏耀的身体说,“咱现在还在磨合期,这种搭配渐入佳境,还是暂时不要打破和谐。”
   “操!”夏耀使劲薅扯袁纵的头发,“你丫不是个爷们儿!”
   袁纵将夏耀抡甩到床上,欺身压上去。
   “我宁愿做操你一辈子的娘们儿。”
   “唔……”
   就在黑豹特卫状况越发低迷的时候,袁纵的公司反而蒸蒸日上。各种开放性政策出台后,公司敛了一大批资金,决定建立一个慈善基金会,扶助那些退伍的伤残老兵。
   届时会有个基金会的成立保证金,除了公司自己注入的资金外,工作人员和学员们也要示意性捐赠一些,表示对慈善事业的大力支持。
   夏耀作为“总裁夫人”这种角色,掏钱是必不可少的。
   以往在夏母面前提都不敢提银行卡的事,今儿终于底气十足地问了一下。
   “妈,我这两年攒了多少钱?”
   夏母心中那根弦立刻绷紧,“你问这个干吗?”
   “不干嘛,就是问问。”
   夏母把存折拿过来瞅了两眼,淡淡回道:“没多少,还不到二十万。”
   “就这么点儿?”夏耀皱眉,“加上压岁钱呢?”
   “也就五十万吧。”
   夏耀问:“那我能把这五十万取出来么?”
   问都不问是干什么用的,夏母直接甩过去两个字。
   “不能。”
   夏耀软语相求,“妈,我又不是拿这钱去糟践的,我是要捐赠到慈善基金会做好事用的。”
   夏母斜眼扫着夏耀,“又没地震没海啸的,你捐那么多钱干嘛?”
   “不干嘛,就……积德么!”
   “你爷爷没拿过公家一分钱,你爸爸每个月的工资都有慈善投入,祖宗三辈儿的德都给你积好了,还用得着你操心?”
   夏耀只好实话实说,“妈,其实是这么回事,袁纵他们公司要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我跟他关系这么好,不意思意思哪成啊?是吧?”
   说到袁纵,夏母的脸色缓和了一些。
   “真是为这事,不是为别的?”
   夏耀举手,“我发誓,绝对是为了支持朋友的慈善事业。”
   夏母吧了口气,“袁纵对你,对咱家确实不错,没事总来看看我……”
   “还给您做饭吃。”夏耀使出杀手锏。
   夏母扫了他一眼,“我倒不是为了那几顿饭,就觉得他人品不错,干正事,为了慈善咱确实可以支持一下。”
   夏耀狂点头,“以后他会来得更勤的。”
   “这样吧,太少也拿不出手,你就拿着这张存折去,我再给你添点儿,凑个二十万。”
   夏耀一阵踌躇,目光盯着夏母手里的另一张压岁钱存折。
   “妈,您看您给二十万也是给,五十万也是给,为什么不豪气一点儿呢?您想想,去年我执行那个高危任务,要不是袁纵帮我入的那几枪,我现在早就入土了,你儿子的命还不值五十万么?”
   “可这事也是你舅摆平的,不然他早就判刑了。”夏母提醒。
   夏耀目光陡然强硬起来,“让我给二十万也可以,到时候我就当众宣布,说这是我和我母亲共同的心意。”
   “把我拉上干什么?”
   夏耀说:“您可以不出钱,但我不能不给您记个名啊!”
   夏母有点儿拉不下脸来,思虑片刻后还是松口了。
   “行了行了,这两张存折你都拿走吧,有点钱就瞎折腾。”
   夏耀激动得在夏母脸上亲了一口,连夸了好几句“妈,您真年轻。”
   夏母好长时间没得到儿子香吻了,风韵犹存的脸上泛上点点霞光,语气不由自主地温柔下来。
   “上次袁纵送来的那个肉酱特别好吃,让他有空再给我做点儿。”
   “没问题,没问题。”
   从家里出来之后,夏耀又给彭泽和宣大禹打了电话。
   这二位都比夏耀有钱,不过帮朋友和帮朋友的老公肯定不一样了。尤其这二位都和袁纵有一定的纠葛,一个是高度怀疑李真真暗恋袁纵,从而找了袁纵公司的人当备胎,让他各种不顺心。另一个就不用说了,一直视袁纵为敌。
   “就三十万?”夏耀朝彭泽嚷嚷,“你好意思么你?买丁字裤有钱,一到需要你的时候又装穷是吧?”
   “那丁字裤都是真真买的,我真没多少钱,你应该跟大禹要,他丫才是真土豪!”
   夏耀一口价,“至少五十万。”
   彭泽再推拖也不好意思了,只能硬交叉点头皮答应。
   结果等夏耀再给宣大禹打电话,对方直接一句话。
   “不给!甭特么指望我往他那投一分钱!”
   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夏耀只好作罢。
   因为担心袁纵不收自己的钱,夏耀直接把他的钱和彭泽的钱放到一起,递给基金会的临时理事会的时候,全算在了彭泽的名下。
   慈善基金会成立仪式正式开始,主持人手持着捐赠者的名单一个一个读。
   读到彭泽的一百万之后,突然顿了一下,说:“有个爱心的商业人士今天没有到场,但他给予了我们很大的支持,他就是夏警官的好友,宣大禹同志,二百五十万元。”
   台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夏耀被惊喜砸得头晕目眩。
   这会儿才发现手机里有宣大禹的一条短信,是在挂电话不久之后发的。
   “操,老子把这一年包养小明星的钱都特么贡献给你了!”
   夏耀回短信调侃:“瞧你丫凑的这个数。”
   “我是故意的。”
   夏耀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感动不已。
   “下面我们公布本次捐赠金额最多的人,大家猜猜是谁?”
   嘉宾席一片议论声,因为预期捐赠最多的人几乎都已经报完数额,袁纵又不算在这里面,还能有谁呢?就连夏耀都很好奇,他以为宣大禹出的钱就算最多了,没想到有人比他的手笔还大这人不是土豪就是袁纵的真爱粉啊!
   “他就是,我们可爱的小田同志,五百万元!”
   此话一出,会场瞬间一片哗然。
   “田严琦,不是吧?昨天我还看他在食堂啃馒头呢!”
   “就是啊,他哪来这么多钱啊?”
   “不会是为了仪式的轰动性故意作秀吧?”
   夏耀也十分震惊,旁边坐着的就是袁纵公司的高层,听到这话忍不住感慨道:“这小子够义气啊!袁总刚给他的的钱,他全拿出来了,一毛钱没留。”
   夏耀的头赫然一转,目光像钩子一样钉在这位领导脸上。
   “你说什么?袁纵给他的?”
   “你不知道啊?”领导轻描淡写地说,“袁总为了留住他,出了整整五百万,真是让我们羡慕嫉妒恨啊!不过话说回来,他也值这个身价,这段时间公司创收一大半都是他的功劳,以后用处更大……”
 
   158见异思迁。 vip (3549字)
 
   后面领导再说什么,夏耀就没听到了。
   仪式过后是宴会,整场酒席过程中,夏耀形若游魂。
   他和办不到还有公司其他几位领导坐在一
 
_分节阅读_96
 
起,袁纵先去宾客桌敬酒,等回来的时候,发现夏耀的餐具异常干净,几乎就没吃什么。
   “怎么了?”袁纵问夏耀,“饭菜不合口么?先凑合垫垫肚子,回家我再给你单做。”
   夏耀没说话,拿起筷子夹菜吃饭。
   而后,一桌人欢快地聊了起来,围绕的话题就是小田捐的那五百万。
   袁纵基本没参与,所有注意力都在夏耀身上。他给夏耀夹的菜夏耀一口没落全吃了,但是目光一直都是散的,味觉也是麻痹的。
   夏耀拼命在忍着,忍着不去听那些让他堵心的谈话。
   一旦没有没人夹菜,田严琦就会转桌子,把好菜都转到袁纵的面前。
   这个细节没有人发现,如果不是这种时候,夏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