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678彩票网官网 2019-01-10 09:06 的文章

喘吁吁的拉着袁纵往卧室喘吁吁的拉着袁纵往卧

子,“那天你绑架袁茹的事该给个说法了吧?”
   豹子叹了口气,“夏公司,你说你挺好的一个孩子,瞎掺和袁老枪的事干嘛?今儿我心甘情愿让你砸,是赔你个心里痛快。至于说法,你就甭费那个心了,你讨也讨不走!”
   “是么?”
   夏耀刚说完,门口就传来一阵剧烈的响动,跟着六个壮汉被押进屋。这六个人就是当天企图侵犯袁茹的那六个,此刻全被五花大绑。
   “你说,如果我把这六个人脱逃了悬在窗户外面,来一场日光浴怎么样?”夏耀说。
   豹子脸色变了变,打砸抢之类的他都不会计较,黑豹特卫最不缺的就是钱。但是羞辱员工这种事,是在他的忍受范围之外的。毕竟认识豹子的人都知道,他最大的个性就是护犊子。
   “夏公子,这么干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夏耀冷哼一声,“正好给你们公司炒作炒作,让这公司其他员工和路过的行人也见识一下他们的风采。”
   说完,猛的一击掌。
   “条幅拉起来!”
   而后,在豹子阴鹜的目光注视下,直接将这六个壮汉扒光,一丝不挂地绑缚着悬在窗外。六个窗口一字排开,脚下是一
 
_分节阅读_89
 
条横着拉起的条幅。
   “奸淫妇女——且看六个真性情的爷们儿如何展示他们的傲人风姿。”
   这种事私下说很HIGH,但是一旦摆到公众的目光下,男人的尊严瞬间就扫地了。一二点正是日头足的时候,比太阳更炽烈的,是众人火辣辣的目光注视。
   长达两个小时的“裸体秀”,如此浩大的挎,竟然没有一辆警车过来围观。
   站在窗户前,看着夏耀的车扬长而去的靓影,豹子的嘴角咧开一个冷笑。
   夏小妖,你够味儿!
   ……
   其后的几天,夏耀又过上了被人盯梢的日子,尾随他的车不是别人的,正是豹子的。豹子比曾经的袁纵还要闲,夏耀出现在那个地方,他的车就会准时潜伏在附近。
   这么一来,夏耀都不敢轻易去找袁纵了。
   因为袁纵一旦发现豹子跟前夏耀,势必会起疑心,追查下去的话,很可能袁茹的事就被捅出来了。袁纵公司近日来的“一日体验营”办得如火如荼,风头正劲,夏耀不想让袁纵受到任何负面影响。
   这天晚上下班之后,夏耀故意先回了家,等豹子的车开走之后,才开车去找袁纵。
   结果到了公司门口,夏耀刚下车,一阵刹车响就在耳旁响起。
   夏耀恼了,“你老跟着我干嘛?”
   豹子将头探出车窗外,说:“你都把我家抄了,我无家可归了,只能赖着你。”
   夏耀顾自磨牙,知道跟这种人废话太多也没用,自顾自地走进公司大门。反正有警卫在门口拦着他。只要没人认出豹子,他就算安全了。
   结果恰好有个眼尖的,正提着东西往外走,看到夏耀脚步一停。
   “夏警官。”田严琦叫了一声。
   夏耀猛的一激灵,赶忙调整面部表情,让自个看起来更自然一些。
   “今儿怎么这么早就撤了?”
   田严琦说:“明天正好是周末,要开营,我早点儿回去准备东西。”
   夏耀拍拍他的肩膀,“你们那个一日体验营办得不错,继续努力!”
   说完快步从田严琦身边走过,心里大松一口气。
   结果,田严琦在后面问了一句,“夏警官,你和黑豹特卫的老总很熟么?”
   夏耀身形一凛。
   “呃……不熟啊!”
   田严琦纳闷,“可我刚才看到你和他在门口聊天。”
   “他整成这样你竟然都认出来了?他们公司的员工有时候看到他都犯二糊!”
   夏耀明着调侃,暗中腹诽:操,你丫眼神真好!
   田严琦说:“我是认得他的车牌号。”
   “哦,这样啊……”夏耀说,“他正好从这路过,我就跟他打了声招呼。”
   田严琦一副忧虑的表情,“也太凑巧了吧?会不会是故意潜伏在公司四周监视咱们啊?不行,我得跟袁总说说这事,让他提防着点儿。”
   夏耀猛的拽住田严琦,说:“你忙你的事去吧,我跟他念叨一下就成了。”
   田严琦点点头,“夏警官,你可得留点儿神,我听说豹子这人特别阴。”
   “行,我知道了。”
   ……
   打发增田严琦,夏耀又碰上刚要出门的钱程。
   钱程就是夏耀介绍给李真真的托儿,也是袁纵公司的人,这会儿正提着一大兜子的零食往外走。看到夏耀,不由的停住脚步打招呼。
   “诶,你提着这么多东西干嘛去?”夏耀随口一问。
   钱程说:“找真真去啊!”
   夏耀眨了眨眼,“这么晚了还过去?”
   “你不知道,这阵子你那位哥们儿缠他缠得特别紧,一天不在他家过夜,可能就被你哥们儿钻空子。”钱程说。
   夏耀挠了挠头皮,略显为难的口吻说:“这事吧,你得掂量着来。你的大方向是促成他俩在一起,不是往死里折腾他。所以呢,你刺激轻了不行,太重了也不好,偶尔也得让他钻个空子。”
   钱程点头,“放心吧,夏警官,我有分寸。”
   夏耀轻咳一声,“你确定……你真的有分寸么?”
   “我是怕袋子太瘪让人看出是演戏的”钱程为自个儿辩解。
   “这不是还剩这么多么?”夏耀又挑了两样揣进衣兜,拍着钱程的肩膀说,“不错,戏还演得挺足。”
   结果再扫一眼钱程,越看越觉得他是真的肉疼。
   
   149真不放心啊! vip (3317字)
   
   夏耀进了袁纵的办公室,看到他正在收拾东西。
   “今天回家住么?”夏耀问。
   袁纵点头,“好几天没回家了,那两个保镖又请假了,总把袁茹一个人撂家我也不放心。”
   夏耀想想也是,他也好久没去看袁茹了,不知道经过这么一件事的打击,袁茹现在的情况如何,是时候该去看看了。
   去超市买菜的时候,夏耀指着香芹说:“买点儿这个,袁茹爱吃。”
   “今儿怎么还照顾起她的口味来了?”袁纵好奇。
   夏耀如今的甜言蜜语信手拈来,“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么!”
   别人在对方全心金意对自己好的时候会疏于防备,而袁纵沉溺的时候会下意识地把自个儿的警惕性提高。没办法,夏耀温存起来的时候能把人迷到姥姥家去,袁纵必须得提高忧患意识,才不至于把心肝儿丢了。
   回到家,袁茹正在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电视。
   以往袁茹看到夏耀和袁纵一起回来,通常都是翻个白眼或者不满地哼一声,今儿非但没摆脸子,而且还站起来笑着看向他俩。
   “哥,回来了?”
   “嫂子,回来了?”
   夏耀一听这话,差点儿把正在换的鞋踢飞了。
   袁纵脸色变了变,没说什么,径直地走进厨房。夏耀走到袁茹身边,小声朝她提醒道:“正常点儿。”
   袁茹诧异,“我怎么不正常了?”
   自打发生那天的绑架事件后,袁茹各种乖巧,各种老实安分,再也不网聊约炮逛夜店了,这回是彻底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了。
   “回归你女流氓的本质!”夏耀说。
   袁茹一哥大彻大悟的表情,“我现在已经不这样了,我对男人、对这个浮华的世界已经不感兴趣了。”
   夏耀着急,“你变化这么大你哥肯定起疑心,你就再装装,装回你之前女流氓的作风。”
   “操!”袁茹无语了,“我四处野的时候,你们让我收敛,让我当淑女。等我好不容易转型成功,你们特么的又让我装回去!”
   “行了,行了,我不跟你说了……”夏耀拍拍袁茹的肩膀,“我去接个电话。”
   看到是陌生号码,夏耀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
   “喂?”
   “夏警官……”
   果然!!夏耀怒斥一声,“你能不能别烦我了?”
   “怎么?你还怕袁老枪听见?难不成你们家是夫管严?不像你的脾气啊,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么?”
   夏耀咬着牙说:“我不是怕,我是心疼他!”
   说完,直接挂断。
   然后把豹子的号码拉黑,调整了一下情绪,径直走进厨房。
   “来,我帮你切菜!”夏耀瞬间变得特别殷勤。
   结果有个比他更殷切的,已经挥着菜刀在案板上慢吞吞地切着了。看到夏耀走过来,袁茹像护宝一样地死死攥住菜刀。
   “不行,我来切。”
   夏耀直接去抢,“你切什么切?你看你切的大厚片。”
   “就因为切的不好我才要练啊!”
   “女人做饭贬低自身价值,男人做饭增添个人魅力!来来来,换我来。”
   “你别跟我抢,去去去。”
   “……”
   两个人平时连碗筷都懒得摆放的人,今儿竟然会为了切个菜争抢起来。袁纵是该纳闷呢?还是纳闷呢?还是纳闷呢?
   看到刀刃总在两个人手指头间流窜,袁纵沉声在旁边喝令一声。
   “别抢了。”
   两个人都停手,乖乖地等着袁纵发话。
   袁纵朝两个人看去,谁都是一雷殷切渴盼的目光,但是相比之下,夏耀那小眼神在袁纵眼里就可怜多了。即便打心眼里不想让夏耀干这个活儿,但是看他这副模样,还是不忍心说出拒绝的话来。
   “行了,让夏耀切吧。”
   袁茹嘟嘴,“哥你偏心。”
   “别闹了,接着看电视去。”
   袁茹气哼哼地刚走了没一阵,夏耀的手机又响了。
   厨房里煎炸的声响很大,夏耀没听见袁茹喊他,依旧美不滋的把裹了面的小黄鱼一个一个下锅。
   袁茹把门踢开,大声说:“夏耀,你的电话!”
   夏耀手一出溜,小黄鱼直接砸进油锅里,热油四外飞溅。袁纵反应极快地将夏耀的手包裹住往外拉扯,那点儿热油几乎都溅在了袁纵的手背上,索性撤得快没被烫伤。
   即便知道夏耀没事,袁纵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烫着没?”
   夏耀摇摇头。
   袁纵用手在夏耀脑门上顺了顺,生怕他受了惊吓似的D夏耀刚才听到“电话”俩字确实一个激灵,现在想想没啥了,都已经拉进黑名单了,还怕什么?
   “你的电话!”袁茹继续嚷嚷出来,“号码是,1-3-6-6-6-6-8-8-8-8-8,哇塞,这个号码好牛逼啊!”
   袁纵听到这个号码前6位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此人是谁了。这才是豹子的本号,之前那个号码不过是小号。豹子知道夏耀就会拉黑,才先用那个号码做实验。
   “已经挂断了。”袁茹又说。
   夏耀完全不知道豹子的号码,怀以为这么牛逼的号是哪家公司的客服,直接挥挥手朝袁茹说:“骚扰电话,不接了。”
   袁纵心中恼意顿生,之前豹子说他是夏耀铁粉的事,就让袁纵心里好一阵翻腾。那会儿他就提醒过夏耀离这个人远点儿,结果现在豹子又明目张胆地给夏耀打电话,无论这个号码是谁给的,都让袁纵心里极度不舒服。
   “你瞧瞧,我让你轻点放,轻点放,你非得往锅里扔。”袁纵口气瞬变。
   夏耀脾气也不小,一听这话直接把没入锅的小黄鱼往旁边一撂。
   “我还不管了,你自个儿弄!”
   说完气汹汹地走出厨房,来到客厅和袁茹一起看电视。
   袁茹小声朝夏耀说:“我又看上一个男人。”
   夏耀斜睨了她一眼,“你不是说你转性了么?怎么还这个德行?”
   “这次是真心喜欢的,这个男人和我之前喜欢的都不一样,他特别稳重踏实,一看就是会疼媳妇儿,好好过日子的人。”
   夏耀嗤之以鼻,实在是袁茹太没可信度了,这种话她不知道说了多少遍。
   袁茹见夏耀不信,便拿出手机给他看照片。
   “你看,就是这个男人,是不是特别有安全感?”
   夏耀只是随便一瞥,目光突然就在上面定住了。
   我操!这不是钱程么?
   立马攥住袁茹的手,说:“我和你说,你最好先换一个人,这个男人他最近没工夫跟你谈恋爱,等他把手头的活儿忙完了你再骚扰他。”
   “我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的。”袁茹不解,“谈恋爱又不耽误训练,再说了,他课程都快修满了,再过一段时间就彻底闲下来了。”
   “那你就等他彻底闲下来再说。”
   袁茹相当有紧迫感,“等那个时候他就让人家抢走了。”
   “你放心吧,有人帮你栓着他呢,跑不了。”
   “……”
   果然,少了两个碍事的,袁纵很快就把饭菜做好了。
   吃饭的时候,夏耀暗扫了袁纵好几眼,发现他的脸一直沉着。心里忍不住犯嘀咕,不就一条小黄鱼没炸好么?至于给我按脸子么?后来看到袁纵手背上的红点点,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吃过饭,夏耀二话不说就出门了。
   袁纵以为他闹脾
 
_分节阅读_90
 
气了,在后面大喝一声。
   “夏耀,你干嘛去?”
   夏耀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就在袁纵心中焦灼的时候,夏耀突然又上来了,气喘吁吁的拉着袁纵往卧室走。先用生理盐水给他清洗了一下伤口,然后从衣兜里掏出烫伤膏,用棉球小心翼翼地给袁纵抹上。
   袁纵的心突然就软了下来,连带着问话的语气都柔和了许多。
   “妖儿,我问你,你最近和豹子有来往么?”
   夏耀立刻否认,“我跟他能有什么来往啊?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何况他跟你是死对头,我可能跟他有走动么?”
   “那就好。”袁纵再次强调,“离这个人远一点儿。”
   “行啦,我知道了。”
   两个人折腾到凌晨一点多,夏耀才昏昏沉沉地睡过去,袁纵却在这时走到阳台,给他手下的两大精锐之将打电话。
   “从明天开始,二十四小时跟着夏耀,有什么情况及时转达。”
   回到被窝里,袁纵捧着夏耀的俊脸仔细端详了好一阵。
   真不放心啊!
   
   150打! vip (3204字)
   
   第二天,夏耀被彭泽一通电话喊了过去。
   “来,陪哥们儿整两杯。”彭泽朝夏耀招手。
   夏耀坐到彭泽对面,看他脸色不太好,明明知道怎么回事,偏要故意揭人家伤疤。
   “又喝酒?上次要不是喝多了能让人家打么?”
   提起这事彭泽气就不打一处来,“都特么赖李真真那个小贱货,要不是因为他,我不至于这么难受。”
   夏耀不客气地说:“你赖的着人家么?人家俩人好好的,是你非要去捣乱。要是有人砸你们家门说要睡你女朋友,你不抄家伙揍人?”
   “他们俩能跟我们俩比么?他们俩就是炮友,才几天就搞到一起了?我追刘萱追了多久?我们俩那是多浓厚的感情?”
   夏耀哼笑一声,“多浓厚啊?我听听。”
   彭泽本想大书特书一番,结果一开口,突然发现没什么可说的。
   “说啊,怎么不说了?”夏耀故意问。
   彭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