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678彩票网登录 2019-01-10 08:50 的文章

他要把他男人隆重地介绍给咱们他要把他男

看,直接就蹦到他身上了,哈哈哈 ……”
   夏耀也呲牙一乐.完全不介意的模样,甚至用手肘在田严椅的胸口戳了一下,故意问:“我家小爷们儿的胸怀是不是特温暖?特让你陶醉?”
   田严椅反倒不好意思了,“你想哪去了?”
   夏耀斜睥着他,不怀好意的口吻:“你当时没心跳加速?”
   “没有!”
   田严椅一脸正气,根本不容置疑。
   夏耀不再逗他了,把手里的食品袋递给他,两大包吃的,都是刚才出去买回来的。
   “上次你不是说我给你的那个小面包好吃么?这次我又从那家蛋糕房买了点儿。诺,这还有香肠、肉罐头、豆干……这袋里面是水果,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随便给你挑了几样。”
   严田琦受宠若惊,“你咋给我买这么多吃的?”
   “你给袁纵收拾这收拾那,里里外外的杂事都帮忙管,我怎么说也得慰劳慰劳你啊!不能白干是吧?”
   田严椅爽快一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夏耀递给他,又拍拍他肩膀,笑呵呵地目送他走远。
   然后脸一沉,一脚踹开袁纵办公室的门,凶神恶煞地闯了进去。
   “袁纵,你丫竟然抱他!!!你丫竟然抱他!!!……”
   啪啪啪——嚯嚯嚯——嗖嗖嗖——铛铛铛各种沉闷的“打击乐”配着夏耀的怒斥声上演了一段好生激烈的家暴曲最后施暴的人被受虐的人反压制在腿上唱着“心酸”。
   “你特么都没这么抱过我!”
   袁纵扬着夏耀的下巴问:“我抱你还不够多?你还想让我怎么抱?”
   夏耀绷着脸不说话。
   “那天是谁跳脱衣舞,非要让我抱着蹭啊?”袁纵戏谑道。
   夏耀瞬间炸毛,“谁跳脱衣舞了?”
   “你那小裤衩一边扭一边掉,不是脱衣舞么?”
   夏耀咬牙,“那也是因为裤衩松啊!”
   “现在承认裤衩松了?”
   “啊——老手楔死你!”
   袁纵开车将夏耀带到了自己家,除了上次来这把袁纵掳走,夏耀还是第一次正式造访。一百多平米的房子,虽然比夏耀家小了几倍,但是格局规整大气,装修精简硬朗,感觉特别宽敞痛快。
   “你先看会儿电视,我去做饭。”袁纵说。
   夏耀到处走走转转.先推开一个房间的门,看到里面各种裸体男、肌肉男的海报。不用说,这肯定是袁茹的房间,二话不说就关上了。
   而后又进了袁纵的房间,一个和他办公室看起来基本没什么区别的卧室。
   坐在他的床上,突然看到床头柜上摆着一个相框,里面是自己的一张照片。夏耀都不知道袁纵什么时候抓怕的,照片上自己穿着警察制服,笑得特别二。
   心里有种莫名的滋味。
   如果袁纵的墙上贴满了自己摆拍的各种英气逼人的帅照,他可能不会感动。恰恰是这么一张像素不高的照片,放在纯手工制作的简单相框里,规规矩矩地摆在床头,才让他觉得这个人是真正把自己放在心里。
   感慨过后,夏耀又起身去翻袁纵的衣柜,把里面的衣服一件一件拿出来试。从上面戴的到下面套的,从里面穿的到外面披的,炎炎六月,连厚重的军大衣都不放过。
   一开始袁纵以为夏耀偷他内裤就是恶作剧,就是想找到一种占上风的心理优越感。后来他发现不是,夏耀是真的有这种怪癖。他就喜欢穿别人的衣服,自己的衣服再有型都不稀罕,只要衣服穿在别人身上,他立马就想抢过来。
   夏耀最后套上袁纵的一个背心,因为没有袁纵那么健硕,所以普通的鸡心领变成了深V。露出白暂饱满的胸膛,胸沟若隐若现,又是一番风情。
   下面配上袁纵的迷彩裤,裤腿堆在人字拖上,特别潇洒率性。
   然后,夏耀又去翻袁纵的抽屉。
   第一个抽屉拉开,夏耀瞬间碉堡了。
   满满一抽屉的润滑油!
   各种品牌,各种口味,各种国家的字办……
   第二个抽屉拉开,夏耀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上。
   满满一抽屉的药!
   外涂的,内服的,镇痛的,消炎的,通通治菊花的。
   夏耀吓尿了。
  
   130就是这么自信! vip (3244字)
  
   袁纵正在爆炒鸭胗,突然一瓶润滑油递到自个眼前。
   眉骨微微耸动,隐晦的笑容沿着粗放的眼部线条延展开来。手继续挥舞着炒勺,趁着放作料之际,在夏耀扬起的手上使劲咬了一口。
   “给我看这个干嘛?”
   夏耀用臂弯勾住袁纵的脖子,阴测测的口吻说:“没少准备啊!”
   袁纵一边动作娴熟地颠着锅,一边从容地朝夏耀说:“我怕不够用。”
   “这么多还不够用?”夏耀差点儿把袁纵的脑袋按进锅里,“你特么是拿来抹还是拿来喝啊?那么满的一抽屉,喝都得喝半年吧?”
   袁纵手里的炒勺一顿,扭头甩了夏耀一个嘲弄的眼神。
   “要不往菜里倒点儿?给你润润嗓子,省得每次干你嘴,没到半截就卡住了!”
   掷地有声的一句回复,“滚!!”
   袁纵盛菜出锅前,又下了一记猛料。
   “床底下还有几箱。”
   “啥??”
   “抽屉里那些是我从各个箱子里挑出来的。”
   夏耀眼珠子差点儿掉盘子里。
   “大哥,你别吓我。”
   袁纵用夏耀从一年前仇视到现在的沉稳目光扫视着他,你看我像开玩笑的么?
   夏耀呆愣了片刻,猛的呛出一声吼。
   “那玩意儿也是有保质期的啊!!!而且那么贵!!!你丫平时舍不得吃不舍得穿的,怎么舍得把钱糟践在这上面啊?”
   “糟践不了。”袁纵一字一顿地说,“保质期内全能用完。”
   那霸气凛然的目光,那沉稳淡定的唇角,残忍地向夏耀下了一个铁的保证书:老子积蓄能量三十年,还搞不定那几箱润滑油?
   夏耀刚才还在袁纵脖颈间飞扬跋扈的手,这会儿突然就软榻下来,懒懒地垂在袁纵的衣领前。脑袋也耷拉在袁纵的后脖梗上,整个人如癞瓜一样地粘靠在袁纵的后背上。
   “前两天我去医院复查了,医生说我这两根大骨头长歪了,这辈子都好不了了。”
   袁纵幽幽地回一句,“她没说你心眼儿也长歪了么?”
   “操!”
   
 
_分节阅读_74
 
夏耀立刻撒回搭在袁纵肩上的手,在袁纵结实的臀部耍了一组连环拳。
   那一拳能把小瘪三儿干晕的力道,对袁纵就像按摩一样。袁纵依旧稳立在案板前,铛铛铛切着菜。
   夏耀扫到袁纵手里的刀,突然觉得有点儿眼熟,刀柄和刻纹都一样,就是刀身看着削薄了很多。夏耀记得清清楚楚,上次他去超市选刀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种样式。
   “你这刀是冒牌货吧?”忍不住问。
   袁纵说:“这就是你送我的那把。”
   夏耀语塞,我送你的那把?我不是搁家了么?好吧……自打他跟袁纵和好,就没再关注这个东西,不知道袁纵什么时候拿回来的。
   可是……那把刀不是坏了么?
   “你不会又新配了一个刀身吧?”夏耀为袁纵的用心偷偷感动着。
   没想到,让他感动的还在后面。
   “刀身也没换,重新打磨了一下,现在拿在手上轻巧多了。”袁纵说。
   夏耀不敢置信地拿过来看了一眼,果然刀身上才明显打磨的痕迹,没有新刀那么光滑锃亮。之前自己看到的破损的刀刃已经被磨下去了,整把刀短了一截,新刀刃锋利如初。
   夏耀心脏抖震,这得下多大工夫啊?他想都不敢想。
   然后话也不说了,就那么从后面抱着袁纵,下巴费劲地戳在他的肩膀上,默不作声地看着他做饭。
   袁纵笑话他,“我不就抱了人家一下么?瞧把你酸的。”
   夏耀哼了一声,没说话。
   袁纵怕油烟子呛到他,就说:“去,到你屋看看。”
   “我屋?”夏耀挺诧异。
   袁纵说:“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夏耀进去的时候还在想,顶多是袁纵腾出一个房间留给自己来住,就成了名义上的他的房间。结果等他推门进去,才发现这真的就是他的房间。
   装修是他喜欢的风格,家具是他喜欢的样式,大床是他喜欢的和软度,床上用品是他喜欢的布料……
   打开衣柜,里面挂着他喜欢的衣服;走进卫生间,搁物架上的日用品全是他喜欢的牌子,整整齐齐地摆在那。
   完全不是夏耀曾想过的同居,一切都需要磨合和适应。这里完全就是一个由着他撒野耍浑的家,每一个角落都打着他的烙印。
   夏耀坐在床上,幽幽她叹了一口气。
   这是逼我用完那几箱润滑油的节奏啊!
   袁茹提前被袁纵支开了,晚上住在闺蜜家。
   于是家里就成了两个爷们儿随便折腾的地方。
   袁纵仰靠在夏耀房间的那张大床上,夏耀就从一面墙蹿到另一面墙。中间经过这张床,脑袋直接顶在袁纵的裤裆上,双手腾空翻过去,然后再从另一面墙助跑继续翻。
   每一次脚掌落她,都会换来大鹩哥的一声“好!”。
   这声“好”听着就像老北京唱大戏时底下观众的喝彩声,字正腔圆又滑稽。
   相比之下,小鹩哥就是瓮声瓮气的“呱唧呱唧”,偶尔还会莫名穿插一段“嘎嘎嘎”的笑声。
   夏耀这么来回折腾,其实就是为了逗鸟。
   袁纵目光烁烁地扫视着他,嘲弄的口吻说:“我怎么觉得您这骨头不像长歪了的?”
   夏耀先是一顿,而后嘿嘿笑了两声。
   “你对我负责,我也得对你负责。”
   袁纵完全不理解熊孩子的神逻辑,于是当夏耀的脑袋再在他裤裆上“着陆”时,一把将他抄了下来,使劲拧在怀里。
   “你跟我说说,您这是怎么个负责法?”
   夏耀喘着粗气说:“锻炼体啊!我把身体锻炼好了,也是为你造福啊!你看你都把润滑油、药什么的准备全乎了,我能为你做的只有保持一个最好的状态。”
   袁纵越听这话越别扭,他可不认为夏耀如此大费周折只是为了奉献,没一个男人有这种自觉性。再说了,被爆菊也用不着这么卖力啊!
   “你把话说明白点儿。”袁纵盯着夏耀。
   “我说得还不够明白么?等我过两天去医院复查,如果没问题咱俩就可以把事办了。你一次我一次,你的话我就不担心了,我这不是怕自己满足不了你么?”
   袁纵微敛双目,“你一次我一次?”
   “不然呢?难道都让你来?别扯了,我这根JB留着干嘛用?我跟你说,前些天我都没想留你的份儿,不然给你穿那么紧的内裤干嘛?就是想给你丫勒出个前列腺炎来!”
   袁纵心中狞笑,行,夏小妖,你看我那天不干死你!
   夏耀看袁纵眼神不对,急忙又补一句,“当然,我可以让你先来。”
   袁纵爽快答应,毫不含糊。
   “如果我干了你之后,你还能起来干我,老手跪地上让你操!”
   夏耀被袁纵激起浓浓的战斗欲,胸口热血沸腾,当即与他对击一拳。
   “这可是你说的!”
   “我说的。”
   袁纵一脸的广告词——就是这么自信!
   而后,夏耀又去冲了个澡,洗完澡之后靠在袁纵的肩膀上玩手机。
   大叔偶尔也会小孩心性,尤其怀里躺着一个小贱肝儿的时候,也会忍不住捏捏他,抽两把,划一下手机屏幕。
   “你烦不烦?”夏耀炸毛了。
   袁纵使劲搂着他,两只大手攥住夏耀的手,强行把控着他的手机。
   “你说你想看什么.我帮你点。”
   夏耀想了想,说:“军事。”
   没一会儿,房间里响起温馨的抱怨声。
   “你瞅瞅你这个大手指头,让你丫点这个,你一下点两个下去了!!”
   睡觉前,夏耀跟袁纵说:“周末陪我跟哥们儿一起吃个饭坝。”
   “又是宣大禹?”一提必脸黑的人。
   夏耀说:“我已经跟他说请楚了,他就那个脾气。你跟我在一起,总得试着接纳我的朋友吧。”
   现在夏耀跟宣大禹那晚的误会结请了,他的胆儿又肥了,迫不及待想把自个的男人拿出来显摆。
   到时候一拍桌子,看看爷的品味,再瞧瞧你们找的货色!
   袁纵没说什么,算是答应了。
  
   131保证亏待不了你。 vip (3691字)
  
   自从上次刘萱从彭泽家中暴走后,两个人一直处于冷战状态。
   彭泽也曾低声下气地去解释过,去求过,可刘萱总拧巴着不肯原谅他。彭泽好歹是个贵公子哥,吝辈手没受过谁的气,刘萱架子端得太高,他也有点儿消化不了。
   所以这些天彭泽情绪极差,时不时就跑到李真真这发泄。
   “你怎么又来了?”李真真已经谁备睡了。
   彭泽二话不说,把人拽到床上就扒裤子开干。
   李真真再银荡也有个底线,彭泽老这么不清不楚地跟他搞,每次都带着强迫性质,他心里能不窝火么?
   “彭泽你什么意思?咱不是说好以后没关系了么?”李真真推搡着彭泽。
   彭泽完全不理会他的反
   “孙子!”
   王治水嘿嘿一乐,“我会和大禹说的。”
   过了一会儿,宣大禹从卫生间出来,王治水朝他说:“夏警官说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他要把他男人隆重地介绍给咱们!”
   宣大禹自动忽略“咱们”这俩字,只跟“他男人”仨字较真。
   “不去。”
   王治水说:“我已经答应了!“
   “谁特么让你瞎答应的?”宣大禹暴怒。
   王治水弱弱的,“可是已经答应了,你要是再反悔说不去,就好像你输不起似的!”
   宣大禹
 
_分节阅读_75
 
咬牙切齿,直想抽王治水。
   “那个……夏警官说让我也一起去。”
   宣大禹又吼,“你干嘛去啊?有你什么事啊?”
   “给你撑门面啊!”王治水特别自信地秀了一下他的重金属吊丝范儿。
   宣大禹一脸黑线条,“你特么是去给我撑门面还是栽我面儿啊?”
   “反正夏警官请我了,你可以不去,但是你不能阻止我去。”
   宣大禹点头,“行,你爱JB去不去,反正咱俩没关系,到时候我就当不认识你。”
   王治水没说什么,一溜烟跑进衣帽间,把那些被宣大禹扔了无数次却又被他捡回来的“潮服”抖落出来,一件一件往身上套。虐待自个儿的眼睛还不够,还非要跑出来刺激宣大禹的视神经。
   “我这一身怎么样?够炫么?”
   宣大禹简直不忍直视,“不够炫,够悬。”
   没一会儿又一身杀马特风飚出来了,(,这身呢?”
   “你赶紧离我远点儿。”
   “我配这条围巾怎么样?”
   “你看我这双鞋,还是从鼓楼大街的二手店淘换来的,三十块钱一双,还是名牌呢,款型多好啊!”
   “……”
   耳朵和眼睛饱受虐待长达半个钟头后,宣大禹终于爆发了,拎着王治水的衣领就往外面拖。王治水以为宣大禹要把他扔出去,死死抱着宣大禹的胳膊不撒手。
   结果,宣大禹只是把他塞进了车里,自己打开旁边的车门坐了进去。
   “干嘛去?”王治水问。
   宣大禹铁青着脸说:“给你丫倒腾一张像样的皮去!”
   王治水得了幸福还臭美,“你不是说你是你,我是我,到时候装作不认识么?那你还这么关心我的形象干嘛?”
   “我不想恶心自个不行么?!!!”
   王治水没脸没皮地嘿嘿笑。
   夏耀最近的好事一个接着一个,先是和宣大禹的误会结清了,然后在感情方面得到朋友的认可,紧接着又收到一条好消息,他的警衔要晋升了。
   夏耀开车在路上,美得腿都颠儿起来了。
   我最近怎么这么顺呢?我怎么这么走运呢?老天爷怎么这么稀罕我呢?
   心中有一种“众人皆愁我独爽”的快感。
   袁纵从训练馆走出来的时候,夏耀刚好从门口开车进来。
   车门打开,一身耀目英挺的制服映入眼帘,肩章熠熠生辉,光芒反射到夏耀脸部的轮廓上,勾勒出一张盛气凌人,潇洒冷傲的面孔。
   夏耀大步走到袁纵面前,站定,挑起一个嘴角。
   “一级警司,凭实力选升的。”
   袁纵心中替他骄傲,嘴上却依旧不痛不痒地调侃着。
   “小样儿。”
   夏耀假模假式地叹了口气,“哎,这么活着真没劲,忒特么顺心如意了,也不给我来点儿挫败感调剂调剂。我跟你说,我现在都想让你把我弓虽.暴了,给我人生划上阴暗的一笔。”
   夏耀在众人眼中为人低调,多大的事都不拿出来声张,这么得瑟这么二的话也就只有在袁纵面前才说得出口。他就是笃定袁纵在他复查前不舍得冒然下手,才趁着最后可以得瑟的时机好好调戏一下。
   “你来干我啊!来啊!”夏耀邪恶地笑。
   袁纵歪着头斜视着夏耀,“你是怕我干不动,才这么激我的么?”
   夏耀继续逗闷子,“话说,我还真有点儿担心你,你行不行啊?不行换我光来吧,省得到时候还得下跪。”
   袁纵大手扣在夏耀后脑勺上,一把将他拉至身前,鼻尖顶着鼻尖。
   “保证亏待不了你。”
  
   132六个爷们儿一台戏。 vip (3079字)
  
   宣大禹一口气给王治水买了好几套衣服,换上之后整个人的气质马上就提升了。
   车停在一个大酒店门口,王治水先走了下去。宣大禹把他的旧衣服揉吧揉吧塞一个塑料袋里,趁着王治水打量酒店之际快速朝垃圾桶走去。
   结果,还是被王治水那只“天眼”窥伺到了,眼疾手快地过来阻拦。
   “好好的衣服,别扔啊!”
   宣大禹冷着脸问:“留着它干嘛?这么多衣服还不够你穿么?”
   王治水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话来。
   “不是我说……你不会连衣服都想卖了吧?”宣大禹瞪着王治水。
   王治水急忙摆手,“你送我的东西我从来都不舍得卖,你看,这个打火机我今天还带过来了呢。”说着从兜里拿出来晃了晃。
   宣大禹略显意外,他以为这个打火机早就化为人民币的形式了。
   “这些衣服都是我当初咬着牙买下来的,每一件都有一个刻骨铭心的故事,东西不值钱但是意义贵重,你可千万别……”
   话还没说完,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稀罕物,突然就飞奔而去,瞬间将这些视若宝贝儿的衣服们抛到九霄云外了。
   夏耀刚下车,还没来得及站稳,一个不明生物就朝这里蹿了过来。
   “大神,给我签个名吧!”
   王治水把早就备好的金箔纸和闪亮亮的马克笔递到袁纵的面前。
   袁纵冷硬的目光俯视着他,面无表情。
   “大神,我可崇拜你了,上次你给我打的软组织挫伤我都没舍得冶。”
   “大神,那天就是个误会。”
   “豆腐砸在你妹身上,臭在我心里啊!”
   夏耀开始还以为是哪个来路不明的小尖孙.穿得人模拘样的.结果一看竟然是王治水。当即冷笑一声,调侃道:“这人一被爆菊,气质马上就不一样了,穿得也不土了,品味也不低了,一口气跻身上流社会了啊!”
   王治水哈哈大笑,大言不惭地说:“对,今儿我就是来炫富的。”
   刚说完,就看到袁纵往嘴里送了一根烟,二话不说,直接亮出他那个土豪打火机。倍儿殷勤地惦起脚尖给袁纵点上,炫目的金属色泽在袁纵面孔上打出一道亮影。
   夏耀一把攥住王治水的手腕,“打火机挺酷啊!”
   “大禹哥送的。”
   夏耀抢过来欣赏了一番,瞬间觉得这款打火机是他的菜,爱不释手地把玩了好一阵。虽然他对宣大禹没那层意思,但也难掩嫉妒之心。
   “全球限量99只。”王治水臭得瑟,“你想买都买不到。”
   “你特么给我滚进去!”
   宣大禹走到王治水身后,示意性的在他屁股上端了一脚,然后像赶着小毛驴一样地轰着他往酒店里面走。
   王治水一边跑跟着前行,一边不死心地回头召唤。
   “大神,一会儿跟我合张影呗。”
   “……”
   四个人先到包厢里就坐,因为前段时间还闹过一场不愉快,所以气氛有些尴尬。谁的话都不多,就王治水一直没心没肺地在那瞎白活。
   “大神,我听说你们公司的保镖经常会被大牌的明星雇用是么?”
   “大禹现在准备投资一部电影,我准备演里面的男一号。假如我将来火了,当大明星了,能雇你当我保镖么?”
   “……”
   宣大禹扭头低吼一声,“你是不是没见过爷们儿啊?”
   王治水碎碎念:“见过爷们儿,没见过这么爷们儿的爷们儿……”
   终于,彭泽在几个电话的反复催促中推门而入,后面跟着异常扎眼的李小 骚,扭着胯就跟进来了。
   夏耀略显诧异,“你不是说带刘萱过来么?怎么换人了?”
   “你们都带男人过来,我带一个丫头多扫大家的兴,清一色的爷们儿聊着多带劲!”说完就拽着李真真找个位置坐下。
   袁纵就坐在李真真的对面,李真真坐下之后,眼晴几乎就没离开过袁纵。看他将一身正装穿出的粗扩豪迈感,看他腕上卡着的那块军表。偶尔被袁纵回视一眼,两个风骚的小酒窝若隐若现。
   彭泽问他,“你喝点儿什么?”
   半天都没听见李真真回应。
   扭头一瞧,李真真眼神顾盼风流地在某个人身上飘忽闪烁着。
   “你看什么呢?”彭泽的脸突然就沉了。
   李真真这才把目光移回来,随手在饮品单上一指。
   夏耀正式给大家介绍,“这是袁纵,那